非法围填海、走私珍贵动物制品……广西发布1

作者:pokerking扑克王APP | 2020-06-15 19:51

  2016年7月至9月,北海市A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在未依法取得海域使用权的情形下,对其租赁的海边空地(实为海滩涂)利用机械和车辆从外运来泥土、建筑废料进行场地平整,建设临时码头,形成了陆域,准备建设冷冻厂。2017年10月,北海市海洋与渔业局(以下简称北海海洋渔业局)对该围填海施工行为进行立案查处,测定A公司填占海域面积为0.3804公顷。经听取A公司陈述申辩意见,召开听证会,并经两次会审,北海海洋渔业局认定A公司填占海域行为违法,于2018年4月作出行政处罚,责令A公司退还非法占用海域,恢复海域原状,并处非法占用海域期间内该海域面积应缴纳海域使用金十五倍计256.77万元的罚款。A公司不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该行政处罚决定。

  北海海事法院一审认为,北海海洋渔业局享有海洋行政处罚职权,A公司在未取得海域使用权的情况下,实施围海、填海活动,非法占用海域0.38公顷,违反《海域使用管理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北海海洋渔业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正确,一审判决驳回A公司的诉讼请求。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本案系涉非法围填海的海洋行政处罚案件。随着我国海洋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从事海洋产业的单位和个人的用海需求迅速增长。部分企业和个人在未获得海域使用权的情况下,非法围海、占海甚至填海,对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和地方可持续发展造成严重影响。我国海岸线漫长、针对非法用海行为的行政管理存在“调查难”“处罚难”“执行难”等问题。本案的处理对非法围填海的主体认定、处罚正当程序及自由裁量权行使等均具有示范作用。充分表明人民法院坚持用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保护国家海岸线和海洋环境生态安全的决心,对于推进依法用海、管海,服务保障海洋强国战略具有积极意义。(本案入选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2019年度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典型案例”)

  北流市环境保护局(以下简称北流环保局)接到群众举报北流市B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向滑石河超标排放水污染物,于2018年6月对现场进行勘察和调查,并对B公司的生化处理设施的出水口及四级废水沉淀池的第三级沉淀池的出水口分别取样监测,B公司排出的废水化学需氧量浓度超过了排放标准的70%以上,实际超标21.5倍。北流环保局经立案查处及听证后,于2018年7月作出行政处罚,认定B公司超标排放水污染物,责令其立即改正超标排放水污染物的行为,并处罚款80万元。玉林市生态环境局(以下简称玉林环境局)复议维持了北流环保局的处罚决定。B公司不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北流环保局的处罚决定及玉林环境局的复议决定。

  北流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北流环保局及玉林环境局具有作出本案行政处罚决定及复议决定的行政职权。B公司排放的废水化学需氧量超标21.5倍,超过排放标准的70%以上,北流环保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条的规定,责令B公司限期改正违法行为,并罚款80万元,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处罚幅度适当。一审判决驳回B公司的诉讼请求。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本案系废水排放超标被行政处罚的案件。城市黑臭水体是老百姓反映强烈的水环境问题,不仅损害了城市人居环境,也严重影响了城市形象,不利于经济社会持续发展。本案中,人民法院依法支持环保行政主管部门对违法排污企业作出的行政处罚,充分体现了人民法院贯彻落实国务院《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水十条”)精神,维护人民群众环境权益,为打赢水污染防治攻坚战、建设“绿水青山”的美丽中国提供有力司法保障的决心。

  2017年,被告人赵均锐在墨西哥购买鱼鳔后,欲通过不向海关申报的方式偷运入境。2018年1月,赵均锐找通晓西班牙语的被告人谭炽洪帮助携带鱼鳔回国,并提供报酬。2018年1月22日,赵均锐将其购买的63个鱼鳔放入谭炽洪行李箱内,二人乘坐航班回国,入境时被海关查获。经鉴定核算,上述鱼鳔系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的鱼鳔,价值共计40.32万元。

  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赵均锐、谭炽洪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共同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珍贵动物制品,其行为均已构成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被告人赵均锐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谭炽洪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以走私珍贵动物制品罪判处被告人赵均锐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5万元;判处被告人谭炽洪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

  本案系走私《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I所列野生动物制品的刑事案件,也系国家海关总署督办的走私珍贵动物制品案件。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系墨西哥加利福尼亚湾特有的鱼种,构成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因广被猎杀而濒危。本案中,人民法院依法认定案涉鱼鳔同时构成我国国家一级保护水生野生动物制品,彰显了积极履行国际公约义务,严厉打击濒危物种走私违法犯罪的决心。本案的判决,对于惩治震慑犯罪分子,教育警示社会公众,自觉保护生态环境尤其是野生动植物资源,具有良好的示范作用。(本案入选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2019年度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典型案例”)

  2018年5月28日,被告人蒋勇雇人从广东肇庆市四会市将1500吨电镀泥运输到来宾市武宣县三里镇草鱼塘码头停靠,并联系被告人甘劢军找场地堆放,被告人甘劢军同意后联系苏勤豪协助卸货并安排车辆运输。2018年6月,苏勤豪安排货船到码头卸货并将案涉电镀泥运输至桐岭镇连安村独山(地名)倾倒,被武宣县环保局工作人员查处。经称量,已被倾倒的固体废物净重123.47吨,属国家规定的危险废物。

  武宣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蒋勇、甘劢军、苏勤豪明知或者应当明知是危险废物仍随意倾倒电镀泥,数量达123.47吨,污染环境,后果特别严重,构成污染环境罪。其中,被告人蒋勇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甘劢军、苏勤豪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以污染环境罪判处被告人蒋勇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15万元。判处被告人甘劢军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判处被告人苏勤豪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8万元。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本案系跨省倾倒固体危险废物的污染环境犯罪案件。近年来,广西来宾、梧州、钦州、贺州等市相继发生危险废物、生活垃圾跨省非法转移处置事件,涉嫌非法跨省转移的危险废物和生活垃圾大多来自“珠三角”地区,点多量大,造成的污染后果严重,处置难度大,给广西的生态环境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严重的威胁。本案被自治区高院列为大要案专项管理,实际倾倒危险废物电镀泥123.47吨,对环境造成较大污染,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影响力大。本案的审理和判决,充分体现了人民法院发挥刑事审判职能作用,严厉打击各类污染环境的犯罪行为,对震慑潜在的污染者、警示运输公司与运输者、教育社会公众保护生态环境具有典型意义,达到了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良好法律效果。

  2018年11月起,被告人陈桂瑜在未进行环境影响评价、未办有相关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擅自租用卓越木炭厂的部分厂房和建造废旧轮胎炼油加工设备并投入试生产,生产产品为重油。陈桂瑜将生产产生的一部分黑炭废渣用水冲刷到未进行防雨、防渗处理的沉渣池;将另一部分黑炭废渣堆放在未进行防雨、防渗处理厂房内的空地上;将存油罐底部的油水混合物也排放到沉渣池。沉渣池内的水自然蒸发及渗透到土地里。陈桂瑜将所生产重油售出获利78000元。2019年5月,扶绥生态环境局联合有关部门对卓越木炭厂进行现场调查。经过磅称量,堆放在厂房内空地上的黑炭废渣有139.16吨,排放到沉渣池内的黑炭废渣为75.16吨。经认定,黑炭废渣、油水混合物属于《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16)》列举的危险废物。

  扶绥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桂瑜违反国家规定,用废旧轮胎炼油并以渗井、渗坑的形式非法排放黑炭废渣、油水混合物等危险废物,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已构成污染环境罪。陈桂瑜生产时将生产产生的黑炭废渣排放到未进行防雨、防渗处理的沉渣池和厂房内的空地上,经扬散、下渗造成环境污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生态环境部联合印发《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有关问题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座谈会纪要》),没有依法通过环境影响评价,未依法取得排污许可证即以渗井、渗坑的方式擅自排放危险废物,可以认定其故意实施环境污染行为。扶绥县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陈桂瑜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5.5万元。

  准确认定主观过错及非法排放、倾倒、处置行为是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中的重点问题。根据《座谈会纪要》,通过暗管、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灌注面貌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污染物,可以认定其故意实施环境污染行为。另外,未采取相应防范措施将没有利用价值的危险废物长期贮存、搁置,放任危险废物或者其有毒有害成分大量扬散、流失、泄漏、挥发,污染环境的,可以认定为非法排放、倾倒、处置污染物行为。本案判决正确适用上述司法解释,对被告人陈桂瑜污染环境的犯罪行为作出了准确界定,有力打击了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的污染环境犯罪行为。

  滕某某于2000年开始在南宁市兴宁区西云江水库管理所(以下简称“西云水管所”)管理的南宁市兴宁区西云江水库水域进行网箱养殖,一直未取得养殖证。2014年,西云江水库被划定为南宁市市区饮用水水源保护区。2017年,西云水管所曾要求滕某某停止在库区的网箱养殖行为,并限期清理拆除养鱼网箱、搬离水库未果,西云水管所遂提起本案诉讼,要求滕某某排除妨害。诉讼过程中,经西云水管所申请,法院裁定准许先予执行滕某某限期拆除其位于西云江水库的养殖网箱,并执行完毕。

  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西云水管所作为国家成立的负责管理水库库区的事业单位,其对西云江水库内属于国家所有的动产和不动产享有相应的物权,滕某某在未依法办理养殖证,亦未经权利人同意的情形下,擅自进入西云江水库库区侵占库区水域及水资源进行养殖经营,其行为已经构成侵权。且西云江水库库区已经分别被列为南宁市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和二级保护区,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其范围内禁止进行网箱养殖,滕某某继续在库区水域进行网箱养殖也将危害广大南宁市民饮用水的安全,不利于生态环境的保护,进而影响国家和公共利益,一审法院依法判决被告滕某某立即停止侵占并拆除建设在南宁市西云江水库内的养殖网箱(已先予执行)。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西云江水库系南宁市饮用水水源保护区,根据法律规定,其范围内禁止进行网箱养殖。本案在判决滕某某停止侵权行为前,已裁定先予执行拆除其建设在南宁市西云江水库内的养殖网箱,及时有效地将已经确定的污染源予以消除,避免了程序冗长造成污染损害继续扩大。本案的处理,体现了人民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依法维护国家水资源财产权利,坚决保障人民群众的饮用水安全。

  广西C公司、广西C公司岑溪发电分公司与罗某某、广西C公司岑溪发电分公司四滩电站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

  广西C公司岑溪发电分公司(以下简称“岑溪分公司”)是广西C公司(以下简称“C公司”)依法设立的分支机构,四滩电站是岑溪分公司管理的电站。经请示岑溪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2018年2月28日至3月7日,岑溪分公司在岑溪市广播电视台图文信息频道播放四滩电站腾空库容的通告,但并未按要求通知下游网箱养殖业主进行财产撤离,2018年3月6日,四滩电站清空水库库容。2018年3月19日至2018年4月3日,岑溪市南渡、马路黄华河河段连续发生多起网箱养殖鱼类死亡事件。2018年4月12日,岑溪市环境保护局和岑溪市水产畜牧兽医局联合作出《关于岑溪市黄华河网箱死鱼事件调查的报告》,报告对原因分析认为:经调查核实,黄华河南渡—马路河段网箱死鱼是由于岑溪分公司四滩电站在腾空库容时,没有按照岑溪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的要求通知下游网箱养殖业主进行财产撤离,腾空库容排出的大量陈年淤泥致下游渔业水域水体混浊,悬浮物、有机物激增,损坏渔业水体使用功能,水体溶解氧降低,致渔业水域内大量鱼类死亡,对渔业资源和渔业生产造成损害。经核实,罗某某网箱的死鱼数量为大鱼(草鱼)总重量250市斤,市场价格约为2000元。

  岑溪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岑溪分公司在四滩电站腾空库容前,已经电台通告,履行了一定的相关义务,罗某某已明知四滩电站腾空库容,而没有及时将其养殖的网箱鱼迁移到安全水域养殖,本身存在一定过错,结合本案情况综合考虑,罗某某应当承担本案事故的30%责任,四滩电站应当承担本案事故的70%责任。四滩电站是岑溪分公司下属的电站,四滩电站无独立管理的财产,因此,四滩电站应承担的民事责任由岑溪分公司承担。岑溪分公司是C公司的分支机构,C公司、岑溪分公司应当共同对侵权损害结果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即由C公司、岑溪分公司共同赔偿经济损失1400元(2000元×70%=1400元)给罗某某。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本案系因水体污染导致自然人财产受损的环境侵权案件。近年来,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发生侵害自然人环境权利的案件呈增长状态。本案的处理正确区分了企业及自然人的责任比例,有利于引导企业在运行过程中考虑人民群众的环境利益,同时也教育社会公众应当知法守法用法,自觉维护自身合法权利。

  2016年,荣邦好在没有办理林地使用许可相关手续的情况下,组织人员在天等县福新镇选解村龙门屯地名为“岭山”的山上利用爆破方式和挖掘机等工具修建山路进行开采方解石矿,致使林地被大量毁坏。天等县林业局分别下达两次《责令停止施工行为的通知》后,荣邦好才于2017年3月24日停止施工。经鉴定,因荣邦好在龙门屯修路开采方解石矿而被损毁的林地森林类别为国家级重点公益林,公益林保护等级为二级,林地保护等级为II级,被毁林地面积2.79公顷(折合41.85亩),林地权属为集体。经鉴定,龙门屯采石场森林植被恢复造林项目需投资439978元。

  天等县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荣邦好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应当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向法院提起诉讼。同时公诉机关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请求判令被告人荣邦好赔偿天等县福新镇选解村龙门屯“岭山”林地森林植被恢复费用439978元,并通过公开媒体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

  天等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荣邦好违反土地管理法规,未经批准,非法占用损毁国家重点公益林地41.85亩,造成林地毁坏,数量较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的规定,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告人荣邦好非法占用林地行为,严重破坏了森林资源与生态环境,造成社会公共利益受到损害,依法应当承担民事侵权责任。遂判决:一、被告人荣邦好犯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二、由被告人荣邦好赔偿天等县福新镇选解村龙门屯“岭山”林地森林植被恢复费用439978元。三、驳回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起诉人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被损毁的林地属国家级重点公益林,对当地林地林木生态环境的涵养具有重要的生态作用,被损毁的林地森林植被恢复费用高达439978元,造成国家森林资源和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受损害的集体没有提出赔偿请求,人民检察院依职权提起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因政府林业部门在案发后已对被毁林地进行复绿,故判决被告人承担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刑事责任,并由被告人承担生态环境修复费用,既追究了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又使国家生态环境得到修复和保护,达到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2018年4月28日(禁渔期期间),被告人梁志成为牟取非法利益,在平南县大安镇新儒村新三屯附近对出的白沙江江段用电力方式进行捕鱼,被平南县渔政监督管理站执法人员当场查获,现场查获电瓶、升压器、捞缴、电线、竹竿等电鱼工具和渔获物13.725公斤。

  同时,另查明被告人梁志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的行为损害了生态环境,经广西壮族自治区水产科学研究院就此行为对生态环境破坏的程度进行研究评估,建议强制梁志成对破坏的水生生物资源进行生态修复,采用直接放流成鱼55千克和幼鱼7108尾的方式对受损水体进行修复。

  平南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梁志成违反国家保护水产资源的法律法规,于禁渔期内使用禁用的方法捕捞水产品,致使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造成破坏,已经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情节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了刑律,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应受刑事处罚。一审法院以被告人梁志成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被告人梁志成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珠江平南段放流成鱼55千克和幼鱼7108尾以修复被其破坏的水体;随案移送的作案工具电瓶、升压器、捞缴、电线、竹竿等,予以没收,存卷备查。

  近年来,非法捕捞水产品的案件时有发生,使用电鱼的方法捕捞鱼类,严重破坏了渔业资源和水体环境生态平衡。电击电流所涉及的范围内,对于鱼或物没有选择性,产生的扩散电流会导致所触及的各类水生动物死亡或受损,即使侥幸逃脱电击的鱼类,其性腺生理功能也会受到损伤,直接影响其种群繁衍。竭泽而渔,这种行为不仅破坏国家对水产资源的管理制度,而且严重危害水产资源的留存和发展。本案的判决既打击了非法捕捞水产品违法犯罪,又在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中适用了“增殖放流”的判决方式,修复受损的水文生态环境,对类似案件的处理具有示范性作用。

  2018年2月5日,被告人陆毅、覃勇新租用村民梁青在广西凭祥市凭祥镇竹山村那堪屯地名为“后山”的27亩山林,用于做农家乐山庄。3月初,陆毅、覃勇新雇佣钩机平整山林,后发现该片山林地下有铁矿,两人认为有利可图,在没有办理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开采,将开采的矿石(实际为铝矿石)卖给马龙兴(另案处理),由马龙兴加工后运到外地出售。经广西壮族自治区自然资源厅鉴定,被破坏的矿产价值113.99万元人民币。

  公益诉讼起诉人凭祥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陆毅、覃勇新犯非法采矿罪,并造成矿产资源以及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损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为由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要求判令二被告人互负连带责任赔偿因非法采矿造成的矿产资源损失113.99万元并对受到破坏的矿山地质环境及土地、植被进行恢复性治理并承担鉴定费13.8万元。

  凭祥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陆毅、覃勇新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而擅自采矿,破坏矿产价值为113.99万元,属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了非法采矿罪。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人陆毅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二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被告人覃勇新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在一审法院的调解下,公益诉讼起诉人凭祥市人民检察院和被告人陆毅、覃勇新达成协议:1.被告陆毅、覃勇新互负连带责任赔偿因非法采矿造成的国家矿产资源损失113.99万元,该款交到公益诉讼起诉人凭祥市人民检察院后上缴国库;2.被告陆毅、覃勇新在2019年9月2日前给付公益诉讼起诉人凭祥市人民检察院因本案矿产资源破坏价值鉴定及矿山恢复性治理评估费用共计13.8万元;3.被告陆毅、覃勇新应在2020年6月30日前按照《凭祥市凭祥镇竹山村那堪屯后山非法采矿点环境保护与土地复垦方案报告表》确定标准要求进行修复,并经土地管理部门及林业部门验收合格。

  本案系凭祥市的首例公益诉讼案件。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一是节约司法资源,提高诉讼效率;二是及时解决被告人刑民责任,有效维护公共利益;三是恢复被犯罪破坏的社会关系,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此外,通过调解审结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为妥善高效处理此类案件提供示范,具有借鉴意义。

  原标题:《非法围填海、走私珍贵动物制品……广西发布10起环境资源典型案例》


pokerking扑克王APP